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一天隨雨點兒飄落在你的庭院

Le 29 août 2018, 04:23 dans Humeurs 0

庭院裏,綠草如茵,季末的綠葉擁著最後的春花在風中婷婷搖曳,花兒有綠葉相伴不再孤寂,顯得格外嬌媚。空氣中夾著青草香與花香,還有些許春泥的淡淡香息。真想找個瓶子把這樣的自然清香裝起來,開心時打開聞一聞,自我陶醉一番,傷心時也打開聞一聞,驅走 那些憂傷,讓春天的氣息四季相隨。

依著暖陽,戀著四月的春光,想到春天即將過去了,真令人難舍。然而時光就從那一字一眼,一心一念中悄然而過,抓不住的時光,如握不住的水。如果能不問凡塵俗世,只賞自然風光,聽山泉叮咚奏樂,聽鳥雀嘹歌歡唱,如此這般,任歲月流逝,日子倒也過得舒心愜意。

攜一份遐想,坐擁一懷清寂,與明媚春光相對,品一盞茗茶,任心絮如絲飄過天際。偶爾飛過幾只鳥雀,鬧春的鳴叫聲聲悅耳,仿佛在對我說:“這樣的春光,你怎么還耐得住寂寞呢?”兩只蝴蝶翩翩飛在花叢中,那份輕盈無聲勝有聲,生怕自己的動靜會把花蝦跑似的,於是便輕輕的,盁盁的飄過去,再柔柔的親吻花兒。小蜜蜂也三三兩兩的飛來,嗡嗡聲中歡透著無限欣喜,好像在激動的說:“眾裏尋它千百度,那花竟在綠草茵茵處。”此情此景怎不會讓齊白石揮筆畫下《卻叫蜂蝶為花忙》的佳作呢?那簡單的筆畫中無不透入著蜜蜂,蝴蝶對花的眷戀,和春天的祥和美好。這一刻,眼前的藍天,白雲,春泥,香花,綠草,蝴蝶,蜜蜂,鳥雀,是在排練著春天的閉幕式呢,還是在准備著夏天的開幕式呢?我把時光定格在這一刻,展一紙素箋,寫下四月春光的綿綿絮語掛在雲端,待到某一天隨雨點兒飄落在你的庭院,滋養你那裏的花草,讓你的庭院四季如春,讓你的空氣裏氤氳著我四月馨香的絮語。

優美的景色總能讓人想起一些美好的時光, 那樣的時光裏總有一個人讓你感動著,心醉著。世界上最近的距離是每當你轉身流淚時,總有一個熟悉的笑眼正關切的看著你,這樣的暖,縱使心中有千尺寒冰也會讓那份溫暖融化。然而美好總是不能永恒的,如果還愛著,即使隔著千山萬水,也能 心頻敞開。如果眾裏尋他千百度,那人也無聲無息,那愛就已經凋零了。有些情是飛鳥飛過藍天,沒有痕跡,但已經飛過。有些緣分終究是蝴蝶飛不過滄海,只能守望著。走過路過,總有一些人會錯過,那些錯過往往就成了流金歲月裏永恒的美好。

你便赴我夢裏做最美的相遇

Le 15 août 2018, 04:57 dans Humeurs 0

都是在等待別離。在漫漫紅塵裏,終究誰也不是誰的歸一。思念就緩緩墜入了冷冷的風裏,迷失了心曲。蕭索的冬季,冷風瑟瑟的吹落了等待的氣息。那寒冷的水裏,淹沒了多少惆悵的歎息。孤鷹長天吟悲泣,蒼穹瑟瑟掩琉璃。沂水漣漣幽藍逸,衣袂隨風青絲絮。依稀曾有的記憶,都在一點一點的遠去,若再次重逢,你的眼眸裏,會不會依然殘留著最初的憐惜。輕輕攬我在懷裏,說,卿便是我此生的唯一!我欲回望,風是否遺忘了秋涼。風是否已忘記對花的承諾,赴她一場盛宴,花香漫天寫花語。眸間閃過你給的記憶,暖暖的疼惜。愛你是我的唯一,深深的回眸,鎖凝記憶,你就不曾離去。在我眉間一點朱砂輕起,你便赴我夢裏做最美的相遇。

心在訴說,不管風月,不管雁是否飛過,不管歲月是否曾經蹉跎,漫漫紅塵我曾來過留下憂傷的花一朵。當長發輕揚,流雲飛過,心也開始了複活。驅走沉默,忘記承諾,我的世界開始了新的遠航。風風雨雨都將成為浪花一朵朵,點綴我的旅途的顏色,渲染生命的依依不舍!一個人的孤單很澀,落葉凋零漫天舞,揚揚灑灑綴落塵。燦爛過後的黃昏,只剩下影子孤單的作陪。是不是一開始就注定,只能是落寞的曾經。是不是一開始就該拼命抓在手裏,要你做我一生的收藏。把你放在心裏最暖的一處存放,這樣就不怕天黑,不計較天亮,一直念念不忘。愛你無所求,就這樣遠遠的看著就好,不知道會不會,像煙花一樣絢麗的綻放,然後消失。不知道會不會地久天長,惟願在你心裏驅走那絲荒涼,不在讓你孤單的影子拉長。等待好漫長,思念是溫熱的心喝了一杯苦澀的茶,個中滋味獨自品嘗。靜靜的一個人冥想,也許會有你我的地久天長!散落的記憶,蒼涼了歲月,祭祀了芳華。默然回首,不過一捧黃沙,風景曾經如畫!

有一種花開無果,有一種葉落無痕。有一種風吹心寒,有一種雨打凋零。有一種相遇蹉跎,有一種守望淒美。有一種等待無悔,有一種思念不止。有一種憂傷落淚,有一種落寞很疼。有一種孤獨無語,有一種疼痛噬骨。有一種相遇燦爛,有一種絕望心死,有一滴淚珠是血!遺落的情愫,凋零成一片葉子枯萎。我來將你拾起,可否換回曾經的記憶。在這深鎖的眉彎裏銘記,掬一縷柔情淺點,手心的溫柔可否暖你蒼涼的痕跡。緣以無求,夢以飛走,還剩下了什么!你的脈絡裏是否依然,有我的血的殘留!淺凝眸,心依舊,風景卻早以看透,空留遺恨,蒼涼了曾經的擁有!永遠到底有多遠,可否用光的溫度丈量!秋將走,冬蒞臨,一直都在消逝中孤單的行走!

就算司馬遷再生也無法填補和續章

Le 13 juillet 2018, 05:16 dans Humeurs 0

歲月如歌,唱落了林花唱落了春紅,歲月如歌,唱寒了春水唱黃了綠葉。

流年深深,歲月重重,你還是從我記憶深處破蠶而出,一刹那又清晰地回到我的眼前。仿佛是曆經了久遠的曆史,布滿了層層的塵埃,幾輩子了我都未曾把你忘懷;又仿若是才剛剛走出落幕的舞台,你又真真切切回到我身懷。

我以為已把你藏得那么深,藏在了心底的深處;我以為已把你藏得那么冷,冰封在心底的一隅。然後,你就會成為一個秘密,一個亙古的秘密,你就會成為一段曆史,一段無人知曉的曆史。只要我不說,我的日子還會是這樣無風亦無浪地過下去,時光還會是這樣不急不緩地流淌,我的曆史將在此斷節,就算司馬遷再生也無法填補和續章。

可是我忍不住把秘密交付給了黑夜,因為它忠誠於視而不見,視若無睹。我把秘密托付給黑夜,因為它充耳不聞,酣然入夢。我把我的心事向黑夜傾訴,把我的憂傷向黑夜坦露,把我深深的愛戀和悠悠的思念向黑夜和盤而托。我知道,沒有什么可擔心的,既便這樣,秘密還是秘密,我依舊能把你藏在心底。可我沒曾想到,遠在天邊的繁星竟然還有幾顆來偷聽,我也未曾想到,如水的月光明明已躲在雲層裏竟然還能窺探。

還有什么可以躲藏得了,無處可藏!無處可躲! 我的眼角能不泄露我的憂傷?我的三幹青絲能不泄露我思念的悠長?你是我一生的痛和愛戀,你是我一生割舍不了的情懷和追逐的夢。你真的離去了,踩碎了飄落一地的玫瑰花瓣;你真的離去了,撕碎了一張張寫滿諾言的信箋。傷痛得無言,心傷得無言。踩碎的玫瑰花瓣還留著芳香,撕碎的諾言已鏤刻在心間,我又如何能把心放空,讓回憶隨風飄揚,把往事徹底遺忘。

風柔柔地撫過我的臉,輕輕地問:情之為何物?我不知曉,我已被情網緊緊套牢,我只知道幾千年來愛的故事演驛了一場又一場,亙古不斷,一個個癡男怨女前仆後繼匆匆趕赴情場,既便修行經年的倉央嘉措也踏破一道道清規戒律去硬闖情關。不要怪我多情,我,一個人間煙火的女子,又如何能在情愛的漩渦中抽身。風輕輕撫著我的發,低聲歎息:何以為愛而一往情深?我也不想,我也想讓愛剝落抽離,可是縱觀上下五千年,哪一場愛戀不是愛得生生死死,難舍難分,既便修為多年的倉央嘉措尚且不能抹去一個情字。不要怪我癡情,我,一顆紅塵中的微粒,又如何能獨善其身,輕易斬斷千纏百繞著的情根。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