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幾天的跟蹤調查,你成功混入他們即將交易的場所--J酒吧。

你走在走廊裏細心觀察,每個包廂都歌舞升平。後面突然有人叫住了你,你扭過頭,腦袋卻遭到了痛擊,雙眼一黑,然後什么都不知道了。你醒過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在一間房房間裏,這裏的一切你都感到十分陌生。你打開窗戶。向地下望去,發現自己所在的樓是三樓。你打算要跳下去。你剛剛准備好,邁開腿的時候,房間的門突然開了。走進來一個男人,你看著他,用力的攥緊雙手。

顧、開?!是他!是他殺了你叔叔!

顧開打量著你的表情,眉一挑:“你恨我?我好像沒對你做什么。”

顧開頓了幾秒,他突然扯開嘴角笑了:“不過也快了。”不等你反應過來他便走了出去,之後又進來兩個人,不由分說的架起你往外走。

你被人帶到了夜總會,燈光昏暗的房間裏,兩個男人死死按住你的肩膀,打消了你逃走的想法。這時一位服務員端著名貴的酒走進來,你抬頭看他,發現原來是你的同事!他微微側過頭看著你,嘴在細微的動。你讀懂了他的一些話--他說要你去偷顧開的賬本,那裏面記著顧開所有的犯罪證據。你輕輕地點了點頭,然後他便走了出去。過了一會兒,顧開和幾位日本男人走了進來,還帶著很多鶯鶯燕燕的援交女。你被安排在了一位名叫山田先生的老男人身邊。他對你客客氣氣,很有禮貌,不停的用生硬的語言誇你漂亮之類的話。顧開坐在沙發上,衣服隨意地扔在沙發背上,他的懷裏坐著兩個女人,嬌嬌柔柔地靠在他的胸膛上。有些受不了包廂內的氣味,你故意把酒倒在自己的衣服上,然後借故去洗手間清理離開包廂。

這時,正巧進來一個男人,與你擦肩而過。不知為什么。你覺得他看向你的目光有些敵意。那人走到顧開身邊,俯下身耳語了些什么,顧開默不作聲。只是點點頭。

你從衛生間出來時。看到顧開站在不遠處,雙手揣在口袋裏。看著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