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走在這小花石路上顯得格外恬靜,盡管我一人。這裏的天比別處更可愛,空氣是那么的清新,天空是那么的晴朗,使我總想高歌一曲來表達我滿心的愉悅。在這難得的夜色裏,什么都能想,像個自由的天使,奇思異想,萬紫千紅的想象劃破了這寂靜而單調的長空,眼前似乎光芒四射,原來是月下荷塘的波光在閃爍著,如同夜空中的星。

停在蜿蜒盤旋的荷塘邊上一處,放眼過去,眼裏溜出了無盡的光,反射的是白白的花、圓圓的葉、直直的莖。花裏住著幾盞悠悠的燈,忽明忽暗,似眨巴著的眼;葉上托著幾顆碩大的水珠,在月光的撫摸下,更顯得閃耀,獨領風騷;莖直直地插進深深的水中,不見其底;葉下的魚兒、蝦兒,相互嬉戲般別有風趣。這時,一陣晚風吹拂,迎面撲來的是甜甜的香,繁密的荷葉擺來擺去,水珠緊緊地抓著荷葉不放,生怕融入了那粼粼的波光,生趣極了!

皎潔的月亮遠遠地懸在星空中,背影倒在平平的荷塘上,倒是給荷塘增添了一筆絕唱。月亮灑下了柔柔的白光,白光映在綿綿的荷葉上,荷葉托著甜甜的花心,花心散出淡淡的香。月光嵌入荷香籠罩著整一個荷塘,淡淡的空氣凡是流過那裏,都會得到它的洗禮,讓其重獲生機,就連那黑黑的夜也逃不過,更別說那清清的水了。

四周徘徊著一叢俏麗的楊柳,在月光的親吻下,顯得有點害羞;微風經過,猶如一位位婀娜多姿的舞女擺動著那迷人的裙,不免令人為之動心。如果算上那幾陣蛙聲,那可真叫做載歌載舞,而這恰恰與“楊柳岸曉風殘月”形成鮮明的對比。在這裏凡所應有,無所不有,令人流連忘返。

密密的樹叢重重地將荷塘圍住,只留石路上一口。荷香夾雜著月光偷偷地從間隙中溜出,似乎在向行人招手。樹梢上隱隱約約望見一帶遠山,連綿不斷,更像是駱駝的背,一上一下,有趣極了!踏在沉穩的石頭路上,頭上是暗暗的燈光,使人變得無精打采,而荷香也漸漸淡了,最後也隨著人消失在那無盡的漆暗中……突然,猛一驚醒,才發覺這是荷香之戀,一場夢罷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