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是漆黑的一片,黑夜在幻覺中好像是湧動的水,潛伏在窗戶邊流動,被房間一片暈黃的燈光擋在狹窄悠長的窗外,而窗呢,即是擋住黑夜的牆,又是連接黑夜的甬道.輕輕地走到窗邊,什么都望不見,所有的汙濁,昏聵,垃圾,喧囂,都被埋葬在無邊的黑海裏,又在靜謐中無聲地流動.更顯得黑夜的深邃和難測.而在靜謐的背後,又有多少個無眠的人,又有多少黑暗的事呢?

一陣呼嘯的風掃過,院中的荔枝樹在風中顫抖,清晰地聽見荔枝被掃落掉下的聲音,如果在白天,應該可以看見天空上變換莫測的雲,在風的席卷下大開大合,象左右

晃動的戰旗,整個天地就象廣袤而肅殺的戰場,那種緊張而迫切的氣氛讓人窒息.不久,雷響起來了,遠處一個,近處一個,從九天奔瀉而下,炸在地上,撞擊在無邊的黑夜裏,象遠遠奔馳的鐵騎,又象連綿不斷的戰鼓,在天地間盤旋著,糾纏著.閃亮的利劍終於出鞘了,嗖地劃開天地,伴隨著鼓聲四處逞威,每一道閃電,都劃破沉沉的夜,照亮著幽幽的世界.風旗整肅後,戰車列陣好,利劍出鞘了,一場天地的鏖戰,一場寧靜與喧囂的鏖戰就開始了,雨是天降奇兵,落在腳邊,撞出銅錢大小的印,屋簷上劈劈啪啪的聲音越來越響,越來越激烈,讓人想起琵琶彈奏的<十裏埋伏>,也讓人想起情思悠悠的巴山夜雨.雨珠在屋簷下跳動著,那無數跳蕩著的雨珠又讓人想到是天上突降的珍珠,落在大地的漆盤裏.更讓人想到是亂舞的精靈.雨的節奏加快了,原先的雨珠連接成線,從天上傾注下來,一落在地上就會聚成四處遊走的水蛇,窗外被雨編織了一道水簾,亮晶晶地懸掛在眼界,清涼的氣息與鏗鏘聲韻撲面而來,讓人感到莫名的清爽,我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前的外號"美猴王",而次刻不正是置身於水簾洞中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