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篇篇趕稿的文字裏,突然發現那些為寫而寫的文章少了點味道。

 

做編輯審別人的文章時,品文而知作者心境,讓我深知一個作者善於用文字表達很重要, 三毛在《紅塵滾滾》裏上說過:寫很重要,有時不寫更重要。讓作者留點時間來閱讀,還要留點時間給自己冥想,不要總是寫。有段時間真的為寫而寫,變得浮躁,急迫,功利。我想每個人都有那麼一段時間,都會變得莫名的急躁。無論讀書還是寫作,生活中無處不在。有壓力的地方,就有努力,同時也有反抗。呐喊,是自己靈魂最深處的呼喚。我相信:你想要的,不急不躁,努力全會實現。

 

多少個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的日子,看著天空,我尋尋覓覓,尋找夢想,尋找活著的意義。那湛藍的天空,白雲如洗,煥白飄逸,高遠,淡泊,卻如此望塵莫及。

 

古人有雲: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是明智。猶如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,只是一念之間。而這一念,皆由心生。我們在學校裏,收穫的不僅是知識,更學會了做人,同時也在不斷的認識了自己。人生,在遺憾面前總是心有不甘,因為不甘,才讓我們更加努力,心念在,人心才不死。

 

人生是未知的,充滿了無限可能,所以我們不放棄。

 

現在,經歷了很多磨煉,讓我在時間裏沉澱,洗盡鉛華。

 

那段舊時光裏,再回眸,重拾那段時光。何必哀歎如果人生可以重頭再來,徒增傷感而已,沒有任何意義可言。但人生卻可以“亡羊補牢”,“峰迴路轉”,最後能夠“殊途同歸”就好。

 

我很喜歡這句話:一切選擇與未選擇,都充滿著未知。一切掛在嘴邊的話,都言之過早。

 

當我離夢想又近了一步的時候,不再是感慨多麼來之不易,而是終於知道這條路該怎麼走。原來人生走的每一條路,每個選擇,都是起點。

 

也許,真正的釋懷是能和過去握手言和,現在才懂得,改變、任何時候都不晚,需要的只不過是一種勇氣。

 

還記得那時那刻自己說過的話:“作死作死,用作死之心置之死地而後生,便是最大的決心和勇氣。人生不會同走一條路兩次,自然也不能以同一種結局結尾,人生有夢不覺寒,一路微光照夜明。

 

我們努力學習是為了遇見更好的人,遇見更好的自己,擁有更美好的明天。

 

過去的歲月,雖然每每憶及,有不少閃著光芒的碎片,心底卻往往不願意去接近的,或者是在刻意塵封。

 

我知道,不是每—次努力都會有收穫,但是,每—次收穫都必須努力,這是—個不公平的不可逆轉的命題。

 

此刻,窗外的雨停了,心中的雨也停了。曾幾何時,還在為自己的不如意唉聲歎氣;曾幾何時,還在為一天的碌碌無為而反思;曾幾何時,面對著風起雲湧無法淡然;曾幾何時......

 

如今,我站在回憶的河邊,看著緩緩流淌的河水潺潺不息,那是生命的氣息,也是逝去的歲月,它們就這樣吟唱著黃昏吟唱著清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