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Retourner sur la première page du blog

燈光下與黑黝黝的身影相對

Le 15 janvier 2018, 10:25 dans Humeurs 0

窗外是漆黑的一片,黑夜在幻覺中好像是湧動的水,潛伏在窗戶邊流動,被房間一片暈黃的燈光擋在狹窄悠長的窗外,而窗呢,即是擋住黑夜的牆,又是連接黑夜的甬道.輕輕地走到窗邊,什么都望不見,所有的汙濁,昏聵,垃圾,喧囂,都被埋葬在無邊的黑海裏,又在靜謐中無聲地流動.更顯得黑夜的深邃和難測.而在靜謐的背後,又有多少個無眠的人,又有多少黑暗的事呢?

一陣呼嘯的風掃過,院中的荔枝樹在風中顫抖,清晰地聽見荔枝被掃落掉下的聲音,如果在白天,應該可以看見天空上變換莫測的雲,在風的席卷下大開大合,象左右

晃動的戰旗,整個天地就象廣袤而肅殺的戰場,那種緊張而迫切的氣氛讓人窒息.不久,雷響起來了,遠處一個,近處一個,從九天奔瀉而下,炸在地上,撞擊在無邊的黑夜裏,象遠遠奔馳的鐵騎,又象連綿不斷的戰鼓,在天地間盤旋著,糾纏著.閃亮的利劍終於出鞘了,嗖地劃開天地,伴隨著鼓聲四處逞威,每一道閃電,都劃破沉沉的夜,照亮著幽幽的世界.風旗整肅後,戰車列陣好,利劍出鞘了,一場天地的鏖戰,一場寧靜與喧囂的鏖戰就開始了,雨是天降奇兵,落在腳邊,撞出銅錢大小的印,屋簷上劈劈啪啪的聲音越來越響,越來越激烈,讓人想起琵琶彈奏的<十裏埋伏>,也讓人想起情思悠悠的巴山夜雨.雨珠在屋簷下跳動著,那無數跳蕩著的雨珠又讓人想到是天上突降的珍珠,落在大地的漆盤裏.更讓人想到是亂舞的精靈.雨的節奏加快了,原先的雨珠連接成線,從天上傾注下來,一落在地上就會聚成四處遊走的水蛇,窗外被雨編織了一道水簾,亮晶晶地懸掛在眼界,清涼的氣息與鏗鏘聲韻撲面而來,讓人感到莫名的清爽,我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前的外號"美猴王",而次刻不正是置身於水簾洞中嗎?

路邊傳來幾聲悠悠的眠歌

Le 19 décembre 2017, 08:54 dans Humeurs 0

人走在這小花石路上顯得格外恬靜,盡管我一人。這裏的天比別處更可愛,空氣是那么的清新,天空是那么的晴朗,使我總想高歌一曲來表達我滿心的愉悅。在這難得的夜色裏,什么都能想,像個自由的天使,奇思異想,萬紫千紅的想象劃破了這寂靜而單調的長空,眼前似乎光芒四射,原來是月下荷塘的波光在閃爍著,如同夜空中的星。

停在蜿蜒盤旋的荷塘邊上一處,放眼過去,眼裏溜出了無盡的光,反射的是白白的花、圓圓的葉、直直的莖。花裏住著幾盞悠悠的燈,忽明忽暗,似眨巴著的眼;葉上托著幾顆碩大的水珠,在月光的撫摸下,更顯得閃耀,獨領風騷;莖直直地插進深深的水中,不見其底;葉下的魚兒、蝦兒,相互嬉戲般別有風趣。這時,一陣晚風吹拂,迎面撲來的是甜甜的香,繁密的荷葉擺來擺去,水珠緊緊地抓著荷葉不放,生怕融入了那粼粼的波光,生趣極了!

皎潔的月亮遠遠地懸在星空中,背影倒在平平的荷塘上,倒是給荷塘增添了一筆絕唱。月亮灑下了柔柔的白光,白光映在綿綿的荷葉上,荷葉托著甜甜的花心,花心散出淡淡的香。月光嵌入荷香籠罩著整一個荷塘,淡淡的空氣凡是流過那裏,都會得到它的洗禮,讓其重獲生機,就連那黑黑的夜也逃不過,更別說那清清的水了。

四周徘徊著一叢俏麗的楊柳,在月光的親吻下,顯得有點害羞;微風經過,猶如一位位婀娜多姿的舞女擺動著那迷人的裙,不免令人為之動心。如果算上那幾陣蛙聲,那可真叫做載歌載舞,而這恰恰與“楊柳岸曉風殘月”形成鮮明的對比。在這裏凡所應有,無所不有,令人流連忘返。

密密的樹叢重重地將荷塘圍住,只留石路上一口。荷香夾雜著月光偷偷地從間隙中溜出,似乎在向行人招手。樹梢上隱隱約約望見一帶遠山,連綿不斷,更像是駱駝的背,一上一下,有趣極了!踏在沉穩的石頭路上,頭上是暗暗的燈光,使人變得無精打采,而荷香也漸漸淡了,最後也隨著人消失在那無盡的漆暗中……突然,猛一驚醒,才發覺這是荷香之戀,一場夢罷了!

愛的溺戰

Le 13 décembre 2017, 05:06 dans Humeurs 0

經過幾天的跟蹤調查,你成功混入他們即將交易的場所--J酒吧。

你走在走廊裏細心觀察,每個包廂都歌舞升平。後面突然有人叫住了你,你扭過頭,腦袋卻遭到了痛擊,雙眼一黑,然後什么都不知道了。你醒過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在一間房房間裏,這裏的一切你都感到十分陌生。你打開窗戶。向地下望去,發現自己所在的樓是三樓。你打算要跳下去。你剛剛准備好,邁開腿的時候,房間的門突然開了。走進來一個男人,你看著他,用力的攥緊雙手。

顧、開?!是他!是他殺了你叔叔!

顧開打量著你的表情,眉一挑:“你恨我?我好像沒對你做什么。”

顧開頓了幾秒,他突然扯開嘴角笑了:“不過也快了。”不等你反應過來他便走了出去,之後又進來兩個人,不由分說的架起你往外走。

你被人帶到了夜總會,燈光昏暗的房間裏,兩個男人死死按住你的肩膀,打消了你逃走的想法。這時一位服務員端著名貴的酒走進來,你抬頭看他,發現原來是你的同事!他微微側過頭看著你,嘴在細微的動。你讀懂了他的一些話--他說要你去偷顧開的賬本,那裏面記著顧開所有的犯罪證據。你輕輕地點了點頭,然後他便走了出去。過了一會兒,顧開和幾位日本男人走了進來,還帶著很多鶯鶯燕燕的援交女。你被安排在了一位名叫山田先生的老男人身邊。他對你客客氣氣,很有禮貌,不停的用生硬的語言誇你漂亮之類的話。顧開坐在沙發上,衣服隨意地扔在沙發背上,他的懷裏坐著兩個女人,嬌嬌柔柔地靠在他的胸膛上。有些受不了包廂內的氣味,你故意把酒倒在自己的衣服上,然後借故去洗手間清理離開包廂。

這時,正巧進來一個男人,與你擦肩而過。不知為什么。你覺得他看向你的目光有些敵意。那人走到顧開身邊,俯下身耳語了些什么,顧開默不作聲。只是點點頭。

你從衛生間出來時。看到顧開站在不遠處,雙手揣在口袋裏。看著你。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