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Retourner sur la première page du blog

就算司馬遷再生也無法填補和續章

Le 13 July 2018, 05:16 dans Humeurs 0

歲月如歌,唱落了林花唱落了春紅,歲月如歌,唱寒了春水唱黃了綠葉。

流年深深,歲月重重,你還是從我記憶深處破蠶而出,一刹那又清晰地回到我的眼前。仿佛是曆經了久遠的曆史,布滿了層層的塵埃,幾輩子了我都未曾把你忘懷;又仿若是才剛剛走出落幕的舞台,你又真真切切回到我身懷。

我以為已把你藏得那么深,藏在了心底的深處;我以為已把你藏得那么冷,冰封在心底的一隅。然後,你就會成為一個秘密,一個亙古的秘密,你就會成為一段曆史,一段無人知曉的曆史。只要我不說,我的日子還會是這樣無風亦無浪地過下去,時光還會是這樣不急不緩地流淌,我的曆史將在此斷節,就算司馬遷再生也無法填補和續章。

可是我忍不住把秘密交付給了黑夜,因為它忠誠於視而不見,視若無睹。我把秘密托付給黑夜,因為它充耳不聞,酣然入夢。我把我的心事向黑夜傾訴,把我的憂傷向黑夜坦露,把我深深的愛戀和悠悠的思念向黑夜和盤而托。我知道,沒有什么可擔心的,既便這樣,秘密還是秘密,我依舊能把你藏在心底。可我沒曾想到,遠在天邊的繁星竟然還有幾顆來偷聽,我也未曾想到,如水的月光明明已躲在雲層裏竟然還能窺探。

還有什么可以躲藏得了,無處可藏!無處可躲! 我的眼角能不泄露我的憂傷?我的三幹青絲能不泄露我思念的悠長?你是我一生的痛和愛戀,你是我一生割舍不了的情懷和追逐的夢。你真的離去了,踩碎了飄落一地的玫瑰花瓣;你真的離去了,撕碎了一張張寫滿諾言的信箋。傷痛得無言,心傷得無言。踩碎的玫瑰花瓣還留著芳香,撕碎的諾言已鏤刻在心間,我又如何能把心放空,讓回憶隨風飄揚,把往事徹底遺忘。

風柔柔地撫過我的臉,輕輕地問:情之為何物?我不知曉,我已被情網緊緊套牢,我只知道幾千年來愛的故事演驛了一場又一場,亙古不斷,一個個癡男怨女前仆後繼匆匆趕赴情場,既便修行經年的倉央嘉措也踏破一道道清規戒律去硬闖情關。不要怪我多情,我,一個人間煙火的女子,又如何能在情愛的漩渦中抽身。風輕輕撫著我的發,低聲歎息:何以為愛而一往情深?我也不想,我也想讓愛剝落抽離,可是縱觀上下五千年,哪一場愛戀不是愛得生生死死,難舍難分,既便修為多年的倉央嘉措尚且不能抹去一個情字。不要怪我癡情,我,一顆紅塵中的微粒,又如何能獨善其身,輕易斬斷千纏百繞著的情根。

人生的路才能走得更穩健

Le 5 July 2018, 05:01 dans Humeurs 0

陽光晴好的日子,出去走走。盈一抹微笑,帶一份好心情,看看雲,吹吹風,放下所有的執念,卸下所有的負累,只與陽光清風作伴。

雖然天氣依然清冷,但我看到,遠山近水的眉眼間已經溢滿微笑。明媚的陽光普照遠山,為遠山的草樹鋪上了一層溫暖的亮色,清冽的溪水閃著粼粼銀光,似是吟唱著美妙的《春曉曲》。

把遠山近水染成翠綠澄明的顏色,還需要些時日。但煦暖的風,明媚的陽光已經捎來了春天的信息。風撲在臉上,像輕柔的棉花糖。

“若待上林花似錦,出門俱是看花人。”繁花似錦的時候,太熱鬧,太喧囂。此時,微風不燥,陽光正好。敞開心扉,讓陽光瀉進來,和朋友一起到處走走,會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,會發現生活原來這么美好。

人生的路就像這腳下的路,走過一段筆直的大路,也總會出現曲折的小路。大路寬敞,小路有情致。有過一段上坡路,也會有下坡路。走上坡路時,低下頭,彎下腰,會走得穩健;走下坡路時,抬起頭,直起腰,重心也才能更穩。所以,用正確的姿態走上坡路和下坡路,人生的路才能走得更穩健、更踏實。

爬到山頂的時候,放眼遠眺,遠處的梯田,村落,樹木一覽無餘,盡收眼底。“不畏浮雲遮望眼,只緣身在最高層。”站得高,才能看得遠。此時,真的很感謝剛才不畏沿途勞累而堅持到最後的自己。倏爾,想起了一句話:許多年後,你一定會感謝現在努力的自己。這句話不知是誰刻在學校牆壁上,被我偶爾看到的。現在想想這句話,滿滿的感動。

白落梅說:我們總是太沉迷於繁瑣的名利,而忽略了人生除了浮名,還有太多的美好值得留戀。比如世間旖旎的風光,萬古不變的青山,滔滔不盡的江水。

不切實際的的和別人攀比

Le 21 June 2018, 04:50 dans Humeurs 0

吃過午飯,一個人悠閑的來到花果山上,選擇了一塊幹淨的石頭,墊上隨手攜帶而來的報紙坐了下來。除了周圍鳥兒的鳴叫,遠處農家的狗吠外,光禿禿的的山上沒有一點別的聲音,縱然是有點兒寂寞,卻不曾感到孤獨,因為有陽光在陪著我。上帝對於每個人都是公平的,因為每個人都有自由享受陽光的權利。

靜靜的沐浴著陽光,不由的脫掉了外套,打開耳機,聽著不同風格的音樂,感受著這冬日久違的陽光帶來的暖意。

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。”在這沐浴陽光的時刻,我想起了柳宗元的《江雪》,或許,當日的漁翁正是像我現在這樣的”孤“與”獨“,才成就柳宗元這膾炙人口的《江雪》。與我不同的是柳宗元要顯示出他的遠離塵世,甚至揭示出他清高脫俗、兀傲不群的個性。

同是一片陽光下,有的人享受著豐厚的國家待遇,卻還在貪贓枉法;有的人收入卑微,卻也光明磊落。有的人錙銖必較,吃不得半毛錢的虧;有的人慷慨大義,為他人大開方便之門。有的人愛慕虛榮,不切實際的的和別人攀比,搞得入不敷出,一個家庭常常吵吵鬧鬧;有的人精打細算,也吧小日子過得風生水起,家庭和和美美。

在我看來,過日子過的就是一種心態,只要心態放正,小日子也能過得輕松悠閑。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