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Retourner sur la première page du blog

曾有一次領導讓我和他一起去報社

Le 23 mai 2018, 11:08 dans Humeurs 0

我自參加政工工作,寫文章是不可缺少的,投外發稿件是見證你工作的能力。當時主管這方面的領導曾說“當你的文字變成鉛字時,這是對你工作的最好證明。”可是當我投到單位比較看重的那個報社,投出去的稿件如石沉大海,而別人的作品常見報端。而我的則在外省的一個媒體上基本期期都有我寫的文章。同樣的一篇文章有著天與地的差別。後來,單位同事說:“你是不是送過禮,怎么會期期都有你的文章,你看某某某和報社的人稱兄道弟,基本期期都發表他的文章。”不但同事這樣說,領導也說,“工作不忙時你也去去報社,和報社的人溝通溝通。”曾有一次領導讓我和他一起去報社。目睹了當時的現狀,感覺這樣寫出的文章失去了原有的味道,不是我所喜歡的。

我改變不了環境但我可以改變自己,我改變不了事實但我可以改變態度,我不能控制他人但我可以掌握自己,我不能預知明天但我可以把握今天,我不能延伸生命的長度但我可以決定生命的寬度。我要做一個真實的自我,不拿別人的標准來衡量自己。因為,我不是他人,我永遠也達不到他人的標准,也不想達到。同樣,他們永遠也達不到我的標准,也不想達到。那樣寫出的文章只覺得抓名,抓利。使去了我寫文章的最初意義,從此棄筆不再寫外發稿。

人的一生兩個最大的財富是,你的才華和你的時間。才華越來越多,但是時間越來越少,我們的一生可以說是用時間來換取才華。如果一天天過去了,我們的時間少了,而才華沒有增加,那就是虛度了時光。十年的時間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一眨眼就這么過去了,我在家看書、沉思和寫作,是我最幸福最想過的生活,從此沒再寫過任何外發文章。有些時候,寫說說、寫微博、寫博客不為別的,就為某天自己回過頭來看時,看看當初的自己是什么樣子的心情。人生有兩條路要走,一條是必須走的,一條是想走的,必須把必須走的路走漂亮,才可以走想走的路。工作的八小時,決定了我的專業知識,我賺錢吃飯的能力,以及我支撐自己成為一個社會人的全部支點。而工作外的八小時,才能決定我究竟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。

自然而然地將杏花看成是江南的

Le 16 mai 2018, 06:16 dans Humeurs 0

“沾衣欲濕杏花雨,吹面不寒楊柳風。”南宋詩人釋志南面對杏花,卻有著不一般的情愫,從他的心中慢慢升起。或許他發現了春雨下的杏花更加美麗動人吧,所以幾乎把春雨看作無形的存在:絲絲細雨,淋不濕我的衣衫;它飄灑在豔麗的杏花上,使花兒更加燦爛。陣陣微風,吹著我的臉已不使人感到寒;它舞動著嫩綠細長的柳條,格外輕颺。杏花也許在春雨下最為美麗,因為它因春雨而來,因春雨而生。

“獨照影時臨水畔,最含情處出牆頭。”在春雨淅瀝的江南,天空的灰暗籠罩著大地,房子、樹木成一幅水墨畫,缺乏色彩,但綻開的杏花卻給灰色的雨季帶來了紅與白,紅的似火,白的如雪,點綴了雨裏的江南。給平靜的心帶來一點驚喜,讓人感覺江南是多情的,而不是平淡無味的。

“歌聲春草露,門掩杏花叢。”杏花是地域性的植物,而且很早以前便在江南遍地生根,所以最能代表江南。試想一下:江南的人家,杏花樹在門前屋後生長著,自然而然地將杏花看成是江南的。

“燕子不歸春事晚,一汀煙雨杏花寒。”戴叔倫在燕子還未歸來的晚春裏,看到的杏花卻是帶著寒意的,煙雨下的江南,確實是有一絲寒冷,仿佛那杏花,從遙遠的北方將寒傳遞給江南。若是不信,請朋友們回憶一下2008年的那場大雪。

相信許多人都經曆過那場鋪天蓋地的大雪,這是一場四十年來未有過的大雪。從斷橋望去,白茫茫一片,不見邊際。不光是岸邊的樹木,就連湖面也是銀裝素裹。斷橋殘雪為西湖十景之一,。也就是在這時刻,斷橋才展現出最美的形態。攝影師支起架子,彎下腰拍下這一生難遇的美。恰如早來的杏花,開遍江南。

以愛譜成憂之歌風過無痕

Le 8 mai 2018, 10:01 dans Humeurs 0

今生遇,於時裏生,時之錦幔,於仿如童話之愛裏,以聚散離合惜至默然裏。使相思夢裏輕扣心,拂掌膩之紋,然念許我。心間則存下一段美。願在一段遇之美間,灑滿花香馥鬱。使塵之邂逅,繞入布思之星辰,指尖撥之清,是此生無憾之情-------題記

然於時之彼岸,微風拂卷之情,在靈魂裏,是心相犀,是相知。彼岸之情,畫愛之韻致,以愛之美,文則生香之花。淺望流年,寂寂中,沐浴陽。我願為文字中那抹香,以蓮之心,輕紗漫過花之美,為最美一緣裏,芳馨。最美之時,是一樹之花。最美之遇,所遇於生之春。待你,念你,許我花間嫣然成春之媚。下筆墨詩韻者,以脈脈心語書成燈火闌珊之癡。憑欄望,以癡念情愁都入了塵,眉目間之幽怨,令裝出婉之思嚬笑。歲月淺者流走,如水自哀自愁,而不能載其重之思。

墨染岸阡,文容我萬萬之心,知我者眼眸紛紛。時忽,以愛譜成憂之歌。風過無痕,使歲中之薄涼釋為暖陽下者之光斑。好把心置於陰之暖陽下,使點點光韻暖生中之花謝。播種於春裏也,於時裏生,時之錦幔,攀岩而願之蔓,細雨如絲,潤之愛之美。於寧靜裏,流淌之也,拾遺之何,深情,即可開之花紛朱,香為你而美之心。時光深處,流著暖暖之愛,望之眸光,緣色婉之墨痕,以思念化為似水年華之惜。

今生遇,於仿如童話之愛裏,以聚散離合惜至默然裏。於歲月碾轉間,期歲晏然。在淺者喜裏,以沉睡之詩行醒。將掌之溫,融詩行之語,文之在念中香漫,依於日月之粲爛,謝生之獲,於時之暖陽中,濟目前之彼岸,一切之美。濺濺憶,靜喜,使相思夢裏輕扣心,拂掌膩之紋,然念許我。如絲如線之秋,纏綿成癡之念,以情之葉,舞風中之雨絲。以思,朦朧塵世之茫靄,思念之雨,隨葉脈滾滾而落,落點點濺,擊起之瑩潤間,映欲之昔。

Voir la suite ≫